yanagi柳_煙煙

梦间浅舞

「何必要躲藏? 为何就这样让我孤身一人?」

于舞台中央的主角随着音乐翩然起舞,而与这背景乐同时传入耳中的即是那抹紫色身影口中溢出的、震慑人心的动听嗓音。

落座于视野最佳的二楼包厢内的人影刻意让自己身处较昏暗的一角,欣赏着这出跳脱文字加以修改的童话同时,频频的被类似于随从的人打断兴致。

「照着信中所述,披荆斩棘一路风霜至此,难不成连一面也不愿给吗?」

正打算下次瞒过所有人独自前来观赏的刹那,与紫罗兰般美而令人屏息的眼眸相互交会。那是多么神圣,多么的遥不可及。然而,毫不费力的读出那瞳中带着的狡黠使自己绷紧神经,深怕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意外。

果真是意外──意料之外。

原先在场上的青年倏地消失,这毫无预警的一幕吓坏了场上的观众们。当然,连做好心里准备的自己亦受到些许震撼,但被长年培养的商业微笑完美的抹去。

「竟然没有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到惊慌,这真是──Amazing!」

消失于舞台上的主角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说没吓到是不可能的。暗自调整紊乱的呼吸后对着拥有月色发丝的青年缓缓启口。

「倒是你怎么会于此时出现在这呢,演员先生? 难不成今日的演出......」

剩下的猜测于下一秒止于喉头,带有询问意味的视线落在对方底在自己微启唇瓣上的修长指节。拟真的哭腔搭配着优雅的拭泪动作,不知情的人绝对会一口咬定是金发青年惹的此剧主角泪光乍现,蒙受委屈的模样楚楚可怜。

「涉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完美的、无人能及的偶像呦。 然后,我早已不是皇帝,你也不再是个小丑了。 」

一切都只是过去式了。

「你出现在这并不只是单纯来哭诉的吧,涉。 」

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让场内陷入混乱的呢?真是耐人寻味。但若是主事者不愿多说的话,那此题的答案也将会沉至汪洋深处,永不见天日。

「フフフ、终究还是被你发现了阿,英智。 是的,我正是来邀请你一同加入这梦寐以求的最终章的!」

伸出一直抵在左胸前的手,漾起連在场男士们都会脸红心跳的完美微笑等待着面前失礼展现错愕表情之人的答覆。

既然对方都这么计画着这一幕,岂能不允首同意?况且,提出邀约的可是自家身着华丽礼服的恋人啊。

「呵呵,非常愿意,我的涉。 但这一身服饰,守于城外的扑克士兵们可是会阻挡进城道路的呦?」

视线盯着身上这套看似普通的黑色西装,倘若真要上台可不能就这么唐突的搂着精心打扮的女主角同台共演啊。抬首便看见紫罗兰的双瞳闭起一只,示意自己闭上双眸。

全心信任着对方,任由那人肆意对身上服饰做些改变。原先的西装外套被折叠整齐置于一侧矮桌上,取而代之的即是设计复杂的短版背心,自内缀饰的薄纱更增添着装者非凡的气质。

胸前右侧暗袋早已准备好代表着角色的金属怀表。真贴心啊,特意为了左撇子的自己做出体贴的举动,令人暗暗自喜。下一秒,往头上摸去,毫不意外的接收到毛茸茸的触感。想必身后也会有一团同样材质的道具吧?

——果不其然。立刻自涉口中得知接下来的情节走向,点了下头表示明白。打开麦克风就是一句念白,吸引了全场目光。

久违的紧张感涌出,伴随而来的即是身为目光焦点的快感。

「哎呀,这么轻易就发现我了,这样可就失去乐趣了呦,爱丽丝。千呼万唤您都不打算出来,那就由我来到您的身边! フフフ、既然这场捉迷藏是我赢了,那您必会为我实现一个愿望——信上的游戏规则是这么注明的♪」

就这样随着对方的指引走至舞台上,才刚站定位便下起漫天花瓣,深浅不一缀满舞台。正以为这似曾相似而渐渐陷入高中时期的回忆时,毫无瑕疵的、纯白的一抹残影将意识迅速拉回。

「白玫瑰的花语即是『深深的尊敬』,白兔先生。 是的,我的愿望正是能和您一同共舞!宁可在原本的世界永远长眠,只为换取这过于美好的梦境啊! 」

「妳难道都没有对那个世界的眷恋吗? 在这对妳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毫无常理可言的环境中生存,太残酷了。」

接过那朵做工精致的花陶醉端详,仔细咀嚼着另一层面的意义。

——『我足以与你相配』

「是的,毫无留念!为了心中那份悸动之情,我愿意追随我所认同的人!尽管要付出代价,但这也不过就是场对等的交易罢了。」

啊啊,这眼神与当时的情景相互重叠了。尽管过了这么多年,那段不忍直视的过往却依旧历历在目,一次次重播着当时的战役,眼中全被不安与冀盼充斥,最终的结局却颠覆脑内原先所策划的。

自那时起便时常在想,要是当时的他因接受了制裁而崩溃,没有加入本应走向瓦解、走向终结的fine,那现在的自己究竟会何去何从呢?

「世上并无回头路。既然下定决心,那便没人能阻止妳的决定。如妳所愿,我将为妳实现心愿——」

缓步朝扮成少女的他走去,两人间的距离逐渐拉近。猝不及防地,句末的尾音消失在交合的唇瓣间。

「以及由衷献上的感谢。 」